巾帼喜欢的女婿是他的提示剂,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女性个个都以母老虎

一个中国女人的婚变消息成了世界头条新闻,这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事情。几千年以来,中国女人“温良恭谦让”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让我们忽略了发生在她们身上那种静悄悄的蜕变。

Normal 0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邓文迪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其实就是从“虎妞”蜕变成“虎妻”到“虎妈”的进化史。

女人喜欢的男人是她的指示剂

其实,“温良恭谦让”的中国女人,骨子里都有成为母老虎的基因。一旦天时地利条件成熟,她们就会兴风狂啸张牙舞爪:武则天,慈禧太后,江青,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即使是寻常百姓家,也不乏虎妞虎妻虎妈。在外面叱咤风云的英雄枭雄,在女儿妻子母亲面前都变得俯首帖耳唯唯诺诺者不可胜数。我相信八面威风的默多克在邓文迪面前也是一样的窝囊。

这个世界上,女人的秉性是很难琢磨的。她们对外界事物的反应,经常是没有任何逻辑可言的。但这有一个指示剂:就是观察她们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中国女人一改“温良恭谦让“的陈旧形象,成为主宰男人的母老虎,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宋美龄,陈香梅,蔡美儿,邓文迪,让世界男人对中国女人刮目相看。有人甚至说,假如中国再来500个邓文迪,把世界500强的第一把手全部尽囊石榴裙下,中国马上可以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人们对外部世界的认识,基本就是用《系统辨识》中的方法:根据一个系统对外界输入信号的反应特性,推断出其内部的特性。这个方法对待女人的判断,尤为有效。

坊间传言:有一段时间,上海坐台小姐工余间歇都人手一本《英语900句》,有好事者问何故,她们的答案竟然是:“我们也想成为邓文迪!”

一个女人,无论她如何内心想的如何,但她爱上一个男人,那是她潜意识的外在流露。这个指示剂就是她内心的最好标识。但这自然不是说,一个女人和她爱上的男人的秉性完全一样。

可惜的是,中国有千千万万的邓文迪,世界却只有一个默多克。

一个喜欢上有品位的男人,一个还在奋斗的男人,她的内心一定对这个世界有独特的看法。

邓文迪现象只是一个偶然个案,毫无复制性可言。目前的中国,依然是男人的世界。只有当中国女人个个都是母老虎之日,才是中国真正强盛之时。

一个爱上牛二的女人,这有几种可能,她可能是个是非分不清的人;她的情感完全随意变化,完全不可理喻;她和牛二臭味相投。无论实际的情况是哪一种,其中一定有个共同点,就是她一定具有某种放泼的本性,就是能和牛二的特征值发生共振。

中国男人被几千年男权文化宠坏了,一听到“母老虎”就退避三舍,敬谢不敏。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如此谈虎色变。有鲁迅先生的诗句为证:

一个经常声称被男人骗的女人,她一定是缺乏对人的基本辨识能力。而这是衡量一个人是聪明还是愚憨的基本要素。除此以外,任何其他的解释都是为愚蠢做辩护的。

“且看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

英语中有个俗语:“Every Jack shall have his
Gill”,这基本是个中性的说法,如果说有一定的贬义,也是不很强的,如果我们把它翻译成完全贬义的话,恐怕就是:乌龟总能找到王八。

再凶再恶的母老虎,对自己的孩子都是柔情万千的。所以,中国男人对付母老虎的诀窍,就是搞好与子女的关系,让他们去对付那只母老虎去。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mso-style-name:”Table
Normal”;mso-tstyle-rowband-size:0;mso-tstyle-colband-size:0;mso-style-noshow:yes;mso-style-priority:99;mso-style-qformat:yes;mso-style-parent:””;mso-padding-alt:0in
5.4pt 0in
5.4pt;mso-para-margin-top:0in;mso-para-margin-right:0in;mso-para-margin-bottom:10.0pt;mso-para-margin-left:0in;line-height:115%;mso-pagination:widow-orphan;font-size:11.0pt;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www.bwin888.net,不过,我倒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中国的虎妈们:

如果有朝一日,你们的女儿成了邓文迪,你们是喜?是悲?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mso-style-name:普通表格;mso-tstyle-rowband-size:0;mso-tstyle-colband-size:0;mso-style-noshow:yes;mso-style-priority:99;mso-style-parent:””;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mso-para-margin:0cm;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mso-pagination:widow-orphan;font-size:10.5pt;mso-bidi-font-size:11.0pt;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mso-font-kerning:1.0pt;}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