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篇,阳明脉解

黄帝问曰:足阳明之脉病,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可是惊,钟鼓不为动,闻木音而惊何也?愿闻其故。岐伯对曰: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土也,故闻木音而惊者,土恶木也。

阳明脉解出自《中中草药手册》的《素问》部分的第贰十篇,本篇是表明阳明经脉的实热症状和病理变化,可与《灵枢·经脉篇》参看。[1]

帝曰:善。其恶火何也?岐伯曰:阳明主肉,其脉血气盛,邪客之则热,热甚则恶火。

中文名

帝曰:其恶人何也?岐伯曰:阳明厥则喘而惋,惋则恶人。

阳明脉解

帝曰:或喘而死者,或喘而生者,何也?岐伯曰:厥逆连脏则死,连经则生。

原作与译文

帝曰:善。病吗则弃衣而走,登高而歌,或至不食数日,逾垣上屋,所上之处,皆非其素所能也,病反能者何也?岐伯曰:四肢者诸阳之本也。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帝曰:其弃衣而走者何也?岐伯曰:热盛于身,故弃衣欲走也。帝曰:其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演唱者何也?岐伯曰:阳盛则使人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欲食,不欲食故妄走也。

轩辕黄帝问曰:足阳明之脉病,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不过惊,钟鼓不为动,闻木音而惊何也?愿闻其故。

轩辕黄帝问道:足阳明的经络发生病变,恶见人与火,听到木器响动的响声就震惊,但听到敲打钟鼓的声息却不为惊动。为什麽听到木音就惊惕?作者盼望听听个中道理。

岐伯对曰: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土也,故闻木音而惊者,土恶木也。

岐伯说:足阳明是胃的脉络,属土。所以听到木音而惊惕,是因为土恶木克的原由。

帝曰:善。其恶火何也?

黄帝道:好!那麽恶火是为什麽呢?

岐伯曰:阳明主肉,其脉血气盛,邪客之则热,热甚则恶火。

岐伯说:足阳明经主肌肉,其经脉多血多气,外邪入侵则发热,热甚则由此恶火。

帝曰:其恶人何也?

黄帝道:其恶人是何道理?

岐伯曰:阳明厥则喘而惋,惋则恶人。

岐伯说:足阳明经气上逆,则呼吸喘促,心中烦闷,所以不爱好见人。

帝曰:或喘而死者,或喘而生者,何也?

黄帝道:有的阳明厥逆喘促而死,有的虽喘促而不死,那是为什麽呢?

岐伯曰:厥逆连脏则死,连经则生。

岐伯说:经气厥逆若累及于内脏,则病深重而死;若仅连及外在的经脉,则病轻浅可生。

帝曰:善。病吗则弃衣而走,登高而歌,或至不食数日,逾垣上屋,所上之处,皆非其素所能也,病反能者何也?

黄帝道:好!有的阳明病重之时,患者把服装脱掉乱跑乱跳,登上高处狂叫唱歌,恐怕数日不进饮食,并能够越墙上屋,而所登上之处,都以其平昔所不能够的,有了病反能够上去,那是什麽原因?

岐伯曰:四肢者诸阳之本也。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帝曰:其弃衣而走者何也?岐伯曰:热盛于身,故弃衣欲走也。帝曰:其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演唱者何也?岐伯曰:阳盛则使人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欲食,不欲食故妄走也。

岐伯说:四肢是阳气的根本。阳气盛则四肢充实,所以能够登高。轩辕氏道:其不穿服装而四处乱跑。黄帝道:其胡言乱语骂人,不避亲疏而不论是唱歌,是什麽道理?岐伯说:阳热亢盛而扰动心神,故使其神志有失常态,胡言乱语,斥骂外人,不避亲疏,并且不知道吃饭,所以便随地乱跑。
[1]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