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评虚实论,淮南子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

【本章要点】

帝曰:虚实何如?岐伯曰:血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脏皆如此。

本篇以“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为重庆大学,探究病证的根底、症状,以及重虚重实、经络的根底、脉的虚实等。

帝曰:何谓重实?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原文】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人?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脏骨血滑利,能够一劳永逸也。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

帝曰:经气不足,经气有余,怎么着?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病人。

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①。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帝曰:治此者奈何?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帝曰:虚实何如?

帝曰:何谓重虚?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岐伯曰:气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脏皆如此。

帝曰:何以治之?岐伯曰:所谓气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恇然。脉虚者,不像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帝曰:何谓重实?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岐伯曰:所谓重实者,言大热病,气热脉满,是谓重实。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帝曰:经络俱实何如?何以治之?

帝曰:其形尽满何如?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岐伯曰:经络皆实,是寸脉急而尺缓也,皆当治之,故曰滑则从,涩则逆也。夫虚实者,皆从其物类始,故五藏骨血滑利,能够一劳永逸也。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帝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何如?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

岐伯曰:络气不足,经气有余者,脉口热而尺寒②也,秋冬为逆,春夏为从,治主病人。

帝曰:乳子脑痨热喘呜肩息者,脉何如?岐伯曰:喘呜肩息者,脉实大地。缓则生,急则死。

帝曰:经虚络满,何如?

帝曰:肠澼自汗何如?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岐伯曰:经虚络满者,尺热满脉口寒涩也,此春夏死秋冬生也。

帝曰:肠澼下白沫何如?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帝曰:治此者奈何?

帝曰:肠澼下脓血何如?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岐伯曰: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脏期之。

帝曰:何谓重虚?

帝曰:癫疾何如?岐伯曰:脉搏大滑久本人,脉小坚急,死不治。

岐伯曰: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

帝曰:癫疾之脉,虚实何如?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帝曰:何以治之?

帝曰:消瘅虚实何如?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岐伯曰:所谓阴虚者,言无常也。尺虚者,行步恇然③。脉虚者,不像阴也。如此者,滑则生,涩则死也。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帝曰:寒气暴上,脉满而实,何如?

帝曰:春极治经络,夏极治经俞,秋极治六腑。冬则闭塞者,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待顷时回。

岐伯曰:实而滑则生,实而逆则死。

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己,刺手大阴傍三痏与缨脉各二。

帝曰:脉实满,手足寒,头热,何如?

掖痈大热,刺足少阳五。刺而热不止,刺手心主三,刺手大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

岐伯曰:春秋则生,冬夏则死。脉浮而涩,涩而身有热者死。

  &nbs

帝曰:其形尽满④何如?

|<< << < 1;)
2
>
>>
>>|

岐伯曰:其形尽满者,脉急大坚,尺涩而不应也,如是者,故从则生,逆则死。

帝曰:何谓从则生,逆则死?

岐伯曰:所谓从者,手足温也;所谓逆者,手足寒也。

帝曰:乳子而病热,脉悬小者何如?

岐伯曰:手足温则生,寒则死⑤。

帝曰:乳子中风热,喘鸣肩息者,脉何如?

岐伯曰:喘鸣肩息⑥者,脉实大也,缓则生,急则死。

帝曰:肠澼腰痛,何如?

岐伯曰:身热则死,寒则生。

帝曰:肠澼下白沫⑦,何如?

岐伯曰:脉沉则生,脉浮则死。

帝曰:肠澼下脓血,何如?

岐伯曰:脉悬绝则死,滑大则生。

帝曰:肠澼之属,身不热,脉不悬绝,何如?

岐伯曰:滑大者曰生,悬涩者曰死,以脏期之⑧。

帝曰:癫疾何如?

岐伯曰:脉搏大滑,久自身;脉小坚急,死不治。

帝曰:癫疾⑨之脉,虚实何如?

岐伯曰:虚则可治,实则死。

帝曰:消瘅⑩虚实何如?

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帝曰:形度、骨度、脉度、筋度,何以知其度也?

帝曰:春亟治经络;夏亟治经俞;秋亟治六腑;冬则闭塞,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所谓少针石者,非痈疽之谓也,痈疽不得顷时回,痈不知所,按之不应手,乍来乍已,刺手太阴傍三痏与缨脉各二。掖痈大热,剌足少阳五;刺而热不止,刺手心主三,刺手太阴经络者,大骨之会各三,暴痈筋,随分而痛,魄汗不尽,胞气不足,治在经俞。

腹暴满,按之不下,取手太阳经络者,胃之募也,少阴俞去脊椎三寸傍五,用员利针。霍乱,刺俞傍五,足阳明及上傍三。刺痫惊脉五,针手太阴各五,刺经太阳五,刺手少阴经络傍者一,足阳明一,上踝五寸刺三针。

凡治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甘肥妃子,则高梁之疾也。隔塞闭绝,上下不通,则暴忧之疾也。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垂体瘤之病,故瘦留著也。蹠跛,寒风湿之病也。

轩辕氏曰:风疹暴痛,癫疾厥狂,久逆之所生也。五脏不平,六腑闭塞之所生也。头痛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

【注释】

①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邪气,指风寒暑湿之邪,邪盛则为论证;精气,指人体的正气;夺,是虚损的意味。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即邪气盛,就是实证,正气被伤,就是虚证。

②脉口热而尺寒:用热来代表热象的脉,寒代表寒涩的脉。即寸口脉滑而尺脉涩滞。

③恇然:怯弱的情致。

④形尽满:指身体虚浮肿胀。

⑤手足温则生,寒则死:四肢皆禀气于胃,所以阳受气于四末,假诺手足温暖,表明胃气犹存,有生的愿意,假若手足冰冷,表达胃气已绝,病重难治。

⑥喘鸣肩息:喘息有声,张口抬肩,形容呼吸困难。

⑦肠澼下白沫:痢疾的一种,大便以暗绿脓液为主,未来表明为寒痢。

⑧以脏期之:指以五脏相克之日来定死期。

⑨癫疾:那里指癫痫病。

⑩消瘅:消,消耗;瘅,内热;消瘅,即消渴病。

痏:针灸后留下的瘢痕。

缨:指尾部系冠带的地位。

大骨之会:即肩贞穴。

募:通膜,指胸腹部经气结聚的地点。

刺经:指循经取穴。

偏枯:指脑膜瘤后遗症,半身不遂。

气满发逆:气满,指气急而粗;发逆,即上逆。

蹠跛:蹠,指脚;跛,行不正;蹠跛,即跛行的意味。

【译文】

黄帝问道:什么叫做虚实呢?

岐伯答说:邪气盛,正是实证,正气被伤,便是虚证。

黄帝问:那么虚实的情状各是何等的吧?

岐伯说:肺主气,血虚,实质上是肺虚,必定发生气逆足寒的症状。假使不是肺正被克的时令,则病好治,如遇相克的时令,病者就会死。其他各脏的内情,也是同样。

亚洲必赢登陆网址,轩辕氏问:怎么样叫做重实?

岐伯说:所谓重实,是说大热病者,邪气甚热,脉象又极盛满,那就叫做重实。

轩辕黄帝道:经络俱实况况是怎样的?用什么样格局治疗?

岐伯说:所谓经络俱实,是指寸脉急而尺脉缓,经与络都应该治疗。所以说脉滑象征着气血畅盛,叫做顺;脉涩象征着气阴虚滞,叫做逆。大凡人体虚实的状态和生物是一致的,正是说显示圆润现象的都为生,显示枯涩现象的都为死。若1人五脏骨肉滑利,生命是能够长期的。

黄帝道:络气不足,经气有余的情状怎么样?

岐伯说:所谓络气不足,经气有余,是指寸口脉热而尺脉却寒的状态。秋冬之时见到这样情状的,为逆;而在春夏之时,就为顺了。供给医疗的是那种主病的逆象。

轩辕黄帝问:经虚络实的气象怎么着?

岐伯说:所谓经虚络实,是指尺脉热满而脉口寒涩,那种现象,若在春夏则死,若在秋冬则生。

轩辕氏问:怎么样治疗那种病吗?

岐伯说:络实经虚的,灸阴刺阳;经实络虚的,刺阴灸阳。

黄帝问:什么叫做重虚?

岐伯说:脉虚、脾虚、尺虚,那就叫做重虚。

轩辕黄帝问:如何分辨呢?

岐伯说:所谓阴虚,是由于膻中之气不足,表现为语言不可能一连;所谓尺虚,是尺脉脆弱,表现为行步怯弱无力;所谓脉虚,是气血都弱,阴阳不能够应象。全部表现上面那几个现象的伤者,脉象滑利的,能够生;即便脉象涩滞,就会死的。

黄帝问:寒气上攻,脉气盛满而实,情形如何?

岐伯说:脉实而有滑利之象的主生,脉实而有逆涩之象的主死。

轩辕氏问:脉象实满,手足皆寒,底部热,境况怎么样?

岐伯说:在春秋可生,在冬夏就会死。有一种脉象浮而涩,脉涩而身又高烧的也会死的。

轩辕黄帝问:身形虚浮肿胀的情状怎么着?

岐伯说:所谓身形虚浮肿胀,是指脉口急大而坚,尺脉却反涩滞,像这么,顺就可生,逆就会死。

轩辕氏问:怎么样叫顺则生、逆则死?

岐伯说:所谓顺,就是弟兄温和;所谓逆,正是兄弟冰凉。

轩辕黄帝问:新产后而患热病,脉象悬小,它的扭转怎么样?

岐伯说:手足温暖的可生,如兄弟冰凉,就会死的。

黄帝问:乳子偏脑仁疼热,出现喘息有声,张口抬肩的症状,它的脉象怎么样?

岐伯说:脉象浮缓,尚有胃气的,可生;假如脉现小急,是真脏脉现,就会死的。

黄帝问:肠中赤痢的变型怎么样?

岐伯说:痢兼发热的,则死;身体冰凉不发头疼的,则生。

轩辕氏问:肠澼而下白沫的,其变动如何?

岐伯说:脉沉则生,浮则死。

黄帝问:肠澼而脓血俱下的,其转移又何以呢?

岐伯说:脉象小涩的会死;滑大的则生。

轩辕黄帝问:假如身热,脉非常的大涩,又如何呢?

岐伯说:脉象滑大的可生;脉象涩小的,则死。至于死在哪天,那要根据克胜之日来决定。

黄帝问:癫疾的动静怎样?

岐伯说:脉象搏击,但大并且滑的,经过一段时间能够治好;假设脉象又小,而且坚急的,那是实结不通,就死也不得以治了。

轩辕黄帝问:癫疾之脉,虚实际情情形怎样?

岐伯说:脉象虚缓的可治,而深厚的就会死。

轩辕氏问:消瘅病的背景情形咋样?

岐伯说:脉象实大的,病虽长时间,但能够痊愈;要是脉象悬小而坚,病的时日又较长,那就不可能治了。

轩辕氏说:夏日治疗取用络穴,春天治疗用各经的腧穴,冬季临床用六腑的合穴。夏天是闭塞的时节,既已闭塞就要多用药品,少用针石。但少用针石,不是指痈疽等病说的,痈疽等病,是说话也未能畏首畏尾的。痈毒初起,不知它发在何处,按之也找不到,痛的地点又不在一个地点,在那种景况下,可在手太阴之傍三刺,颈部左右各两刺。腋痈的患儿,全身大热,应刺足少阴五遍,针刺现在,如热仍不退,可刺手心主二回,刺手太阴经的络穴和肩贞穴各一回。慢性疔疮,筋缩,随着带下的分肉而痛,痛得汗出不尽,那是出于解阳疮热毒气不足,应该针刺其经的腧穴。

腹部突然胀痛,按之胀痛不减的,应该取手太阳经的络穴,就是胃的募穴和少阴肾腧穴伍次,用员利针。霍乱,应针肾腧两旁的志室穴九次,足阳明胃腧及肾腧外两傍胃仓穴,刺二次。淋病的刺法有五点:针手太阴经的经渠穴四遍;刺手太阳活血散淤的阳谷穴九遍;刺手少阴经络傍的支正穴1回;刺足阳明经解谿穴一回;刺足踝上五寸的筑宾穴一遍。

凡诊治消瘅、突然摔倒、半身不遂、气逆、气满等病需分清肥丰的权贵,是吃肉片精米太多所造成的。隔噎就会气闭不行,上下不通,这是暴怒或忧虑所引起的病。突然厥逆,不知人事,耳聋,大小便不通,那是内气上迫引起的病。有的病,不从内起,外脑蛛视网膜炎寒,因为风邪留滞,久之化热,肌肉消瘦,是卓殊明确的。有的中国人民银行动偏跛,那是因为着寒或是风湿而形成的病。

轩辕氏道:痛经、突然产生剧痛、癫狂、气逆等症,是出于经脉之气,久逆于上所导致的。五脏不和,是出于六腑闭塞所导致的。胸口痛、耳鸣、九窍不利,是出于肠胃病变所造成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