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经中的壮火与少火,壮火食气

【壮火食气】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厚则泄,薄则通。气薄则发泄,厚则发热。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气味甜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那是中医学最早的药食气味理论,也是国药4气5味、升降浮沉、性味归老总论的渊薮。

人体中内养脏腑,外充肌肤的阳气,是生理上的火,称为“少火”;若阳气过亢,火热内生,则成病理上的“火”,称为“壮火”。那种亢盛的火,能使物质的损耗扩大,以致伤阴耗气,叫壮火食气。食,腐蚀或消耗之意。

“壮火”、“少火”,根据上下文义,当指药食之气味而言,即气味仲吕者为壮火,气味温和者为少火。药食气味麦秋的壮火之品,久服或多服则易耗伤人体之正气;气味温和的少火之品,食之则能便宜气血,使正气旺盛。故马莳《素问注证发微》云:“气味太厚者,火之壮也。用壮火之品,则吾人之气无法当之而反衰矣,如用乌附之类,而吾人之气无法胜之,故发热。气味之温者,火之少也。用少火之品,则吾人之气渐尔升旺,血益壮矣,如用参归之类,而气血渐旺者是也。”

亦有医家持分裂观点,认为火,指阳气。所谓壮火,指亢盛之阳气,即病理之火;而少火,指平和之阳气,即生理之火。如李中梓《内经知要》云:“火者,阳气也。天非此火,无法发育万物,人非此火,无法生养命根,是以物生必本于阳。但阳和之火则生物,亢烈之火则害物。故火太过则气反衰,火和平则气乃壮。”这种理念从世界阴阳之气化生万物角度,来分析认识壮火与少火,有必然的吃水和普遍意义。张介宾亦持少火为生理之火,壮火为病理之火的理念,并且还有较为深切的知情和表明。《类经·阴阳类》云:“火,天地之阳气也。天非此火,不能生万物;人非此火,无法有生,故万物之主,皆由阳气。但阳和之火则生物,亢烈之火反害物,故火太过则气反衰,火和平则气乃壮。壮火散气,故云食气,犹言火食此气也。……此虽承气味而言,然造化之道,少则壮,壮则衰,自是如此,不特专言气味者。”张氏从药食气味之火,推演到生理之火和病理之火,同时又构成万物造化之道来表达,具有深厚的启示意义。

亚洲必赢登陆网址,别的,后世发明家还有进一步的抒发,认为应构成上文来明白,其上文云:“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谈的是精、气、形、化里面包车型大巴转折,故应从精、气、形、化角度通晓。如李涛聪《素问集注》云:“夫气为阳,火为阳,合而言之,气即火也。少阳3焦之气,生于命门,游行于内外,合于包络而为阳火,然即少阳初生之气也。归于上焦而主纳,归于中焦而主化,纳化水火精微,而生此精,以养此形,故承上文而言。”

综述,对于壮火、少火的意义,后世医家有两样解释,大家以为马莳注较为相符经旨,认为是指药食气味和缓与峻烈而言。麦序辛热峻烈之品,其效率称壮火,如乌头、附子等等,能源消耗伤人体精气,故云“壮火之气衰”、“壮火食气”、“壮火散气”。属性为阳,但为温柔和缓之品,其功用称少火,如当归、人参等等,能便宜人体精气,故云“少火之气壮”、“气食少火”、“少火生气”。观上下文义,此解当合于经旨。然则张介宾等医家之注将壮火、少火的定义引申为生理、病理之火,丰盛了中医病工学内容,学术意义更深刻。“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虽其本义是解说药物的峻烈和和气对身体正气的不相同成效,却在越来越深的层系上申明了身体“气”与“火”之间的关系,即亢盛的阳气消耗人体的正气,而温和的阳气帮助和益处人体的正气。这一争辨在《内经》理论中表明颇多,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所说的“热伤气”、《素问·举痛论》所说的“炅则气泄”等,均是觉得火热太过能够耗伤人体精气。这一病文学观点对后人民医院家认识火热证病理和医疗影响非常的大。

张仲景《伤寒论》在医疗热证的方药中参加补气药,如朱雀汤证兼见燥渴不止、汗多而脉浮大无力属气津两受伤者加用海腴;而热病之后,余热未清,气津两伤,或炽热证气津两病者皆可用有海腴的竹叶石膏汤治疗,那均是益处由于热邪耗伤的肉体之气。金元4豪门之壹的李东垣依据本篇的“气火”理论,并结合《素问·调经论》:“有所劳倦,形气衰少,谷气不盛,上焦不行,下脘不通,胃气热,热气熏胸中,故内热,”提议了“火者,元气之贼”,“火与精力不两立,一胜则1负”的观点,认为火盛则气衰,气盛则火灭,由此,将《内经》对火热证的病经济学观点应用于临床医疗,主张“甘温解热解表”的治病发热证的法门,设立了壹各个甘温解毒的方药,最击节叹赏的为补脾胃泻阴火之升阳益胃汤(黄芪、半夏、人参、独活、防风、白芍、羌活、橘皮、茯苓、泽泻、柴胡、白术、黄连、炙甘草)、升阳散火汤(升麻、葛根、羌活、独滑、白芍、太子参、山菜、百枝、乌拉尔甘草)、补中利肠府汤(黄芪、西洋参、涵归尾、广橘皮、冬白术、升麻、柴胡、乌拉尔甘草),为后代治疗发热证提供了极为首要的辩白和艺术。其它,另一人金元我们朱震亨提议“气有余便是火”,也是对本篇“气火”理论的延续、完善和进步,使“气火”理论更趋于成熟。

医疗上,“壮火食气”每多见阴虚火旺证,或火旺伤气同时出现。火热与柔弱常多掺杂,如既见神疲乏力、肺痈懒言、语声无力、两腿酸软、目光无神、激情淡漠等弱小表现,又现舌红苔黄、便干溲黄、面红腰痛、伍心烦热、咽痛等火旺之症。治疗上若一味清火则有伤阴耗气之弊,纯以补气则有助火增邪之虑,当合补气与清火于1方。而且根据气与火2者病势的轻重来摘取药味和药量。补气应选温和滋补之品,以寓“少火生气”之意,而不用过热助火之品,以防“壮火食气”之弊,那约等于《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劳者温之”、“损者温之”的医疗应用。治火宜寒凉之类,而避立冬之属,防止伤阳。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