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林纂要,评热病论

黄帝问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不为汗衰,狂言不能够食,病名为什么?岐伯对曰:病名阴阳交,交者死也。

出处与篇名解

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人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气交争于骨肉而得汗者,是邪却而精胜也。精胜则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出而辄复热者,是邪胜也,不能够食者,精无俾也。病而留者,其寿可立而倾也。且夫热论曰: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见三死,不见终生,虽愈必死也。

【篇名解】

帝曰:有病身热汗出烦满,烦满不为汗解,此为啥病?岐伯曰:汗出而身热者风也,汗出而烦满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风厥。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巨阳主气,故先受邪,少阴与其为表里也,得热则上从之,从之则厥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表里刺之,饮之服汤。

评,有评比、评论之意。吴昆《素问吴注》:“评论谓之评。”高士宗《素问直解》:“《热病》论热病之在脉;《刺热》论热病之先见;《评热》论热病之变证。风厥、劳风、肾风、八字,皆热病之变。举而评之曰‘评热病论’。”

帝曰:劳风为病何如?岐伯曰:劳风法在肺下,其为病也,使人强上,瞑视,唾出若涕,恶风而振寒,此为劳风之病。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以救俯仰。巨阳引精者二七日,中年者114日,不精者230日,咳出灰白涕,其状如脓,大如弹丸,从口中若鼻中出,不出则伤肺,伤肺则死也。

本篇详细演说了阴阳交、风厥、劳风、肾风、八字诸病的病机、症状和展望祸福。阴阳交属热病前期邪盛正败的病危证候,风厥也属外感热病,劳风似属风热蕴肺,肾风为八字病的早期阶段,起于感受外邪,亦有发烧症状,因而都属热病范畴。由于这几个“热病”之变各有其特征,所以在《热论》、《刺热篇》之外,更立此专篇以评论之,名曰“评热病”。

帝曰:有病肾风者,面胕庞然,壅害于言,可刺不?岐伯曰:虚不当刺,不当刺而刺,后11日其气必至。帝曰:其至何如?岐伯曰:至必少气时热,时热从胸背上至头,汗出,手热、便血、苦渴、小便黄、目下肿、腹中呜、身重难以行,月事不来,烦而不可能食,不能正偃,正偃则咳,病名曰八字,论在刺法中。

李经纬、邓铁涛《中国理工科高校辞典》:“本篇是对热病的病理变化和预测祸福的评定,故名。内容论述阴阳交、风厥、劳风、肾风等三种热病的成因、病理、治法、预测后果等。珍视解说邪正消长的变化规律。”

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阴虚者,阳必凑之。故少气时热而汗出也。小便黄者,少腹中有热也。不可能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则咳甚,上迫肺也。诸有水气者,微肿先见于目下也。

本章要点

帝曰:何以言?岐伯曰:水者阴也,目下亦阴也,腹者至阴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肿也。真气上逆,故口苦舌干,卧不得正偃,正偃则咳出清水也。诸水伤者,故不得卧,卧则惊,惊则咳甚也,腹中呜者,病本于胃也。薄脾则烦,不可能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身重难以行者,胃脉在足也。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足下通,故月事不来也。

本篇研究阴阳交、风厥、劳风、肾风(八字)两种较严重热病的病根、症状、治法、预测后果等。[1]

原文

轩辕黄帝问曰: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①,不为汗衰,狂言不能够食,病名为什么?

岐伯对曰:病名阴阳交②,交者,死也。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人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气交争于骨血而得汗者,是邪却而精胜也。精胜,则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出而辄复热者,是邪胜也,不可能食者,精无俾③也,病而留者,其寿可立而倾也。且夫《热论》曰: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见三死④,不见一生,虽愈必死也。

帝曰:有病身热,汗出烦满,烦满不为汗解,此为什么病?岐伯曰:汗出而身热者,风也;汗出而烦满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风厥⑤。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巨阳主气,故先受邪;少阴与其为表里也,得热则上从之⑥,从之则厥也。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表里刺之,饮之服汤。

帝曰:劳风⑦为病何如?岐伯曰:劳风法住肺下,其为病也,使人强上,冥视,唾出若涕,恶风而振寒,此为劳风之病。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以救俯仰。巨阳引⑧精者三11日,中年者二十三日,不精者二十四日,咳山威尼斯红涕,其状如脓,大如弹丸,从口中若鼻中出,相当的大则伤肺,伤肺则死也。

帝曰:有病肾风⑨者,面胕庞然壅害于言,可刺不?岐伯曰:虚不当刺,不当刺而刺,后28日其气必至。帝曰:其至何如?岐伯曰:至必少气时热,时热从胸背上至头,汗出,手热,腰痛、苦渴,小便黄,目下肿,腹中鸣,身重难以行,月事不来,烦而不能食,不能正偃,正偃则咳,病名曰风水,论在《刺法》中。

帝曰:愿闻其说。岐伯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气虚者,阳必凑之,故少气时热而汗出也。小便黄者,少腹中有热也。无法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则咳甚,上迫肺也。诸有水气者,微肿先见于目下也。

帝曰:何以言?岐伯曰:水者阴也,目下亦阴也,腹者至阴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肿也;真气上逆,故口苦舌干,卧不得正偃,正偃则咳出清水也。诸水病者,故不得卧,卧则惊,惊则咳甚也。腹中鸣者,病本于胃也。薄脾则烦,不可能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身重难以行者,胃脉在足也。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足下通,故月事不来也。[1]

帝曰:善。

注释

①脉躁疾:指脉象躁动快速。

②阴阳交:阳,指阳热邪气;阴,指阴精正气。

③俾:协助、补充的意趣。

④三死:指汗出复热而无法食、脉躁盛、狂言三症。

⑤风厥:指太阳受风,精亏不足,少阳虚火上逆而发热汗出,烦闷不除的疾病。

⑥上从之:指少气虚热随太阳之气上逆。

⑦劳风:指因劳成虚,因虚受风引起的以恶风阵寒,颈项僵硬,头疼吐浓痰的一种疾病。

⑧巨阳引:指在日光经上取穴,进行针刺以引动经气的一种医疗格局。

⑨肾风:风热伤肾,肾无法主水,水邪泛滥而出现黄疸的一种病症。

⑩庞然:肿起的榜样。

正偃:偃,仰面倒下。正偃,即仰卧。

胞脉:胞,子宫。胞脉,即子宫的络脉。[1]

译文

黄帝问道:得温热病的人,出汗现在身体即发热,脉躁动,病情也不因汗出而稍减,并且讲话狂乱,不食东西,那是何许病啊?

岐伯答道:病名叫阴阳交,是一种死症。黄帝道:希望能听见里面包车型大巴道理。岐伯说:人为此出汗,是出于水谷入胃,化生精微。现在邪气在骨血之间交争而出汗,那是出于邪气退而精气胜的原由,精气胜就应当能吃东西,而不再发热;发热是不正之风引起的,汗是精气的反映。现在出汗而又头痛,表达邪气已经胜石钟山气了。不吃东西,是精气缺少,而精气贫乏,会使热邪更盛。汗出而热留不退,病者的寿命就危险了。而且《热论》说过:汗出而脉尚躁动旺盛的,则死。今后脉象与出汗不对应,那是精气无法胜于病邪,死的征象是精晓的。至于言语狂乱,是感性相当的原委,而感性反常的也会与世长辞。现在死征有了两种,而丢掉一点生气,那么正是有创新的光景,也是迟早要死的。

轩辕黄帝道:有人身体发热,汗出烦闷,正是说烦闷不因汗出而解,那又是哪些病?岐伯说:汗出而肉体发热,是由风邪引起的;汗出而烦闷难解的,是出于气机上逆,那些病名叫做风厥。

轩辕黄帝道:希望通晓当中的道理。岐伯说:太阳经主宰诸阳之气,是身之表,所以不难先受病邪,而少阴和太阳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假设少阴受阳光发热的影响,从而随之上逆,便成为厥。

轩辕氏说:怎么着治疗呢?岐伯说:刺太阳和少阴两经的穴,同时内服汤药。

黄帝道:劳风那种病是怎么的?岐伯说:劳风发病是在肺下,它的病症是头项僵直,目视不明,吐黏痰,恶风易发寒颤。

轩辕黄帝说:怎么着治疗吗?岐伯说:首先要节制动作,注意休息;其次是依靠服药引太阳经的阳气,以解郁闭之邪。通过如此的治病,青年壮年年二十六日能够愈,中年人精气稍衰的,二日可愈,老年或精气不足的,三十日可愈。那种伤者,会咳出威尼斯红的痰,样子像稠脓,大小像弹丸。这种稠痰应当从口中或鼻中清除才好,假诺不能够咳出,就要伤肺,伤了肺就会死去。

黄帝道:有患肾风的患儿,面部足背浮肿、目下壅起像卧蚕一般,言语也感觉诸多不便,像这么的病者,能够针刺吗?岐伯说:肾已重虚,不应有用刺法,如已用了刺法,四日后病气必然会来的。轩辕氏道:病气来了会如何?岐伯说:如病气来了,一定会倍感咽痛,时时发热,从胸背上至底部,汗出、手热、多渴、小便色黄、眼睑浮肿、腹中鸣响,身体沉重,行动不方便。若病在女人,月经就会停下,脑瓜疼,不能够吃东西,不能够仰卧,仰卧就胸闷得特别厉害,这病叫做八字。在《刺法》篇里有详实的解说。

轩辕黄帝道:希望您说说那其间的缘故。岐伯说:邪气的会晤,因为正气的供不应求。水火失眠时,阳邪就乘虚聚合在一起,所以短气,时时发热、汗出、小便色黄,那是因为有了内热,不能够仰卧,是胃中不和。仰卧就发烧加重,是水气向上迫肺。凡是有水气的患儿,微肿的预兆可在脚下看出。

轩辕黄帝说:为何?岐伯说:水属于阴,目下也属阴,腹部为至阴之处,所以腹中有水,目下必然出现微肿。心气上逆,所以口苦舌干,不可能仰卧。仰卧就会咳出清水。凡是水气病者,都不可能仰卧,因为卧后会倍感惊恐不安,而惊恐就会使头痛加重。腹中鸣响,是由于胃水随经下泄。水气迫脾就会烦恼而不想吃东西。食品无法下咽,是胃中有梗塞。肉体沉重,难以行动,是胃的脉络下行于足的缘由。妇女经血不来,是因为胞脉闭塞。胞脉属于中枢,而下络于胞中,未来水气上道迫肺,心气不可能下通,所以月经就不来了。

黄帝说:很好![1]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