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性诀窍,女权主义从解放男性初阶

昨晚,我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今天清明假期上班的第一天,和平常一样做着差不多的工作。生活最近实在没有太多的激情和可值得诉说的东西。唯一让我兴奋的是做出了一个不知道能持续多久的决定——每天至少写1000字以上的文章。我承认自己没有太大的文学天赋,可从小养成的“文青”情怀,总是让我手痒,又由于懒惰至今无成。那就从今天开始,做一个无用的写作者,每天1000字,一年坚持下去也就数十万字,实在可观,姑且让我这样乐观的憧憬一下吧。

李银河与胡紫薇被放进一个搅拌机,搅拌均匀后重新灌塑成一名新人。

这两天,在地铁和宿舍的床上看完了李银河老师的《人间采蜜记》。说实话她是个天才,上天给了她好的家庭和出身,书香门第,父母都是人民日报的创社元老。当然,她也因为父母的身份在狂躁年代付出了相对的自由和“荣誉”。而她自己也说,没有加入红卫兵组织,为她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名新人专门为女性提供性启蒙教育。

李银河是少数我发自内心佩服的人,她对于中国人性启蒙教育的冲击不亚于任何民主、革命斗士。能看出她内心有着不甘平庸和世俗的报复,同时对中国由“野蛮”到“现代文明”缓慢进程充满希望,添砖加瓦。

她既不同于向来都板着脸孔上生理课般说教的李银河,又有异于想让女人都变成妖姬的教母胡紫薇。

作为学者,她对中国社会的乐观能够理解,包括从字里行间中感受到她对毛也许还怀有一丝丝情怀,对台湾的大一统思想等等,当然也可能是编辑的原因,都知道就某些书而言,编辑往往比作家本身起到更大的决定性作用。

她为女性提供全方位的性诀窍,从如何勾引男人,到性活动过程中的礼仪,在床上如何表现,如何保持身材,如何打扮,如何治疗情伤等等。

但就性启蒙来讲,以李银河老师的知名度和社会地位,她真的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我出生在东北小镇,现在在上海客居。是典型的人在他乡。但我确十分喜欢上海,喜欢可能是相对的。毕竟在这座国际化大都市,满地吐痰,扔垃圾,对人咳嗽的现象依然随处可见。但这并不影响上海在全国性别平权中的典范地位。

比如,她教你如何调情:

很多中国人喜欢吐槽,尤其是嘲讽上海“小”男人,作为在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我本身并不带有东北男人的豪爽、霸气,这也导致很多人说我并不像从东北来的。其实,这是中国人长期对地域产生的偏差,而我本人说实话,也并不欣赏东北男人的某些特质。推广来说,是中国男人,包括女人本身都过分看重“男人”这个词汇。

“调情是一项活力四射的消遣。它要消耗的精力相当于做20组俯卧撑和跑3公里,因为恰到好处的调情需要脑力比平常快三倍的速度。”

好了,归到主题,我是一名坚定的“女权主义”男士。也许很多人会很奇怪,男人也女权?其实在欧美,正如同性恋平权群体中大部分是异性恋一样,只占到人口不到10%的比例,如果没有异性恋群体的大力支持,也很难大达到这样的声势和效果。同样,对于女权或者说女性平权来说,本来就不应该缺少男人们的身影。而中国就恰恰是太缺少这些男同胞了。

“调情就像骑自行车或动脑科手术一样,是一种一旦学会就可终生受用的技能。”

在网络上,我经常看到网民对女权主义,主要是激进女权主义的批判与撕逼。这当然和激进女权的某些做法可能有关,但更重要的是这些人也许混淆了女权与非女权之间的定义和界限。

“魅力的奥秘之处在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确实,随着社会和言论自由的开放,我们经常难以辨别真假对错。就女权主义来说,并不是所有追求女性权益的人都是女权主义者。我就曾经听一个男同胞倾诉自己被女性要求:“你要养我,一辈子跟你。”之类的话而大动肝火。理解女权主义的人很容易看出来,她只是追要权利,而不是女权主义者。

比如,先从远处不时向他抛去一个勾魂眼神。所谓勾魂眼,就是盯住他看的时间比正常看人略长一到两秒。然后,走过去靠近他,距离也比普通人略近那么一丁点。接下来,沉默一小会儿,时间也略长于平常。这样,他保证已经意识到你的存在了,并开始略呈局促不安之状。这时,你可以漫不经心开腔了,语气却又好像与他相识多年那么亲昵。

我理解的女权主义者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独立”。没有独立的精神,一切女权主义者都是虚假的。就如同,上面的女生要男友养他,这是放弃的自己的独立人格和追求。当一个女权主义者面对男友说“我养你。”的时候,我相信她的回答是:“我可以养我自己,我们彼此平等,彼此尊重。”当然,这不是绝对,两情相悦不排除,家庭主妇也可以有自己的女权追求。

“你是裤带里装着一把手枪,还是见到我特兴奋啊?”

最后,说一点我支持女权主义的另一个原因是深受“直男癌”女性的“迫害”。由于历史和社会的种种原因,直男癌女性在中国的比例我相信会占到半数以上。因此,女性平权运动重要的一步就是改变女性对男性传统、单一的认知。这类女生最容易说出口的就是:“男生也穿短裤啊?”“男生也摸唇膏呀”“这男的说话娘娘腔”等等。

(如果你觉得这么说太过唐突,也不妨改口):

在追求性别平权的路上,男性和女性应该互相扶持,当然也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如假冒的左派、右派在网络上混淆视听,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女权主义”这个前路漫漫的路不要走偏了方向!

“我第一次穿这件露背长裙,不知道肩膀上这朵蝴蝶结的效果如何。你觉得呢?”

PS,今天的碎碎念有些多。超额完成第一天人物。

这么一来二去,大家就搭上腔了。很快,你们就约好下星期二一块看电影去了。

她还会教你调情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之类的要领与避忌:

“千万别在你披头散发的时候去调情。”

“千万别吹嘘自己,即使你刚刚获得诺贝尔奖金,或与好莱坞刚签下一部大片,或刚买下海边那栋有12个房间的屋顶花园。更千万别吹嘘你床上功夫又多厉害。”

适时夸他几句。奥斯卡王尔德说过,“女人不会因被夸奖而解除武装。男人则会。”但夸奖不能过了头。别对一个有啤酒肚腩的男人说他的人鱼线迷死人了。

如果他是个腼腆的男孩,就和他侃世界杯。再腼腆的男人,谈起足球来也会眉飞色舞的。

如果他是男同性恋,也无所谓,至少他会直截了当告诉你,你门牙牙缝里有根韭菜没剔干净。

调情的最佳地点是德克萨斯州。西部牛仔才不管你是个大公司高管或者是名核物理学家。他对你说,“亲,我们是不是在圣安东尼那个灰尘滚滚的炎热晚上见过面?”

你顿时神魂颠倒,身不由己了。(事后你才知道,这句话,原来是滚石乐队主唱米格贾格尔说过的。)

说实话,即便是李银河+胡紫薇,怕也给不出这么精彩的性诀窍。

说实话,这是美国一名叫Cynthia
Heimel的女作家在一本叫《女生性诀窍》的部分内容介绍。

欲知房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网站地图xml地图